Miki是我朋友Carl的太太,和他们已经认识两年了。 初次见Miki的时候,我惊为天人,也为她成了朋友的太太而暗暗可惜。 她大约28岁,瓜子面孔,一把长直头发, 两眼望着你的时候就好像能把你的魂魄勾出来似的。 她笑起来很甜,性格也很温柔,绝对是一位清秀佳人, 贤淑人妻。 我有时暗暗留意她,她也大方的跟我说话,非常友善。 可惜,他老公常常要到国内工作,没时间陪她。 她又与我住得近,故此常常与她谈电话、吃晚饭等等。 我们两个人之间都十分规矩,她爱她老公,她老公也爱她, 两夫妻相处得也很好。 我完全没有要破坏他们夫妻关系的意思,只要他们两个快乐就好。 直到有一天夜晚,外面下着大雨, 我家门铃突然大响: 「叮当……叮当……叮当……」「来啦!」打开门, 突见Miki哭肿了双眼不停流泪,身上衣服全湿透的样子。 我心倏地揪紧了: 「怎么了?嫂子, 谁欺负你了?快进来吧!」她突然冲过来抱着我 我关好大门带着她坐在沙发上, 然后她放声大哭: 「我老公……我老公……他不要我了……」「你说什么?」我大惊。 「他……他外面有另一个女人啊!」什么?我一时间无法接受。 我知道他老公是一个很疼太太的人,又怎会……「我在他T恤口袋找到一盒用过的避孕套……我跟他做的时候都不用套的。 我质问他为什么,他却没有回答我,便自己回房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啊?你告诉我好不好?好不好?我求你了……」她哭道。 「会不会是误会了?」「误会?他从没骗过我的, 他从没骗过我的……」我搂着她她伏在我的肩上大哭。 慢慢地,哭声渐渐停了,突然,她发现了我和她正非常亲密地拥抱在一起。 她脸红了,却没有放开我。 「你身体湿透了,会冷病的,去淋个热水浴吧!」我牵着她的手到浴室, 她也没放开。 我说: 「我找一条浴巾给你,你把湿透的衣服脱下来吧!」「脱衣服……」「我去把它弄干呀!」她笑笑, 然后进入浴室。 我听到她脱衣服的声音,然后我找到一条大浴巾放在浴室外面。 『刚才她的笑容好美……』我想着。 一会儿,水声停了,美人围着浴巾出来了。 我又被她出浴后的美丽惊呆了,定定地望着她……「抱歉……」她打破沈默, 害羞地说。 「没事儿,不要紧……你今晚先睡我房间, 我在外面睡好了。 」说着把她的湿衣服放入洗衣机。 「谢谢你!」她向我说。 「没什么……」当完成洗衣机的操作后, 正要转身 她突然从后面抱着我: 「老公他……不要我了……」说着泪水又流下来。 「不会的,他人很好,是个好丈夫……」我安慰她道。 「不是,你对我也很好。 」我转个头来看着她的脸,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又有谁会忍心欺负她呢!「你是不是喜欢我?」她突然问了一句。 我默然, 然后说: 「你已结婚了。 」「我老公也是,但他没有理会我的感受在外面包二奶, 那我为什么不能在外面找男人?」说着 她抱紧了我: 「你嫌弃我吗?因为我曾经跟人上过床……」「不会, 绝不会 」我毅然答道: 「我一直都很欣赏你。 」她贼笑着: 「我知道。 」突然发现,我中计了,中了美人计!她媚眼如丝地看着我, 然后抱紧我 再一次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早就知道了……」既然已经知道了, 那我也不客气了。 我看着她的眼睛,然后慢慢地,我的唇跟她的唇接触了……「唔……唔……」很柔软, 很香很性感的唇,我俩的慾火被点燃了。 良久,唇分。 我看着她,怜惜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最后我终于鼓起勇气问: 「今晚,你能陪我吗?」她带点惊讶地看着我, 然后给我一个甜丝丝的笑容郄不作声。 我知道,今夜,没有人能阻止将会发生的事情……我抱着她入房, 轻轻地放在我的床上一边接吻,一边用双手按摩她的颈、肩和手臂。 「唔??你好温柔哦!」我没理会她的赞美, 我要做的只是让她放松,享受接下来的事情。 我开始按摩她的肩头,然后是身体。 她双峰很有弹性,大概有32D吧,手感刚刚好。 我一边按压她的胸部,一边抚摸并按摩着她的身体。 「唔……好舒服??你真好,我老公不懂得做这些事的。 」然后,我慢慢地向她的神秘花园探索……想不到, 已经很快就湿了。 「嫂子,你很湿呀,真的很舒服吗?」我摸了一把, 手都沾湿了再让她看看。 「你好坏……欺负人家……」「那好吧!」我停了下来。 「你怎么停了?继续呀!」她不依地说: 「好哥哥, 好情人你就饶过小女子吧……」我看时机差不多了, 于是对她说: 「那好妹妹,我来了。 」我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然后把她压下去, 她来不及反应唇就被我占领了。 我吻着她,她也热烈地回应我。 然后,我把她的浴巾褪下来,从上面俯看着她赤身露体的样子。 「别看……」她环抱着双手想遮住自己的胸部, 下面却被我看光了。 她红着脸说: 「坏人……」「让我看看吧?」我笑笑, 把她的双手分开。 在我眼前的,是一副完美的身体,白皙的皮肤, 如白玉般光滑双峰坚挺,身材很均匀,再加上下面流水潺潺, 绝对的绝色美人绝对的女神。 「怎么了,是不是很丑?」她羞怯着问道。 「绝对不是, 」我说: 「有一个这么好的太太, 我真不知道你老公是怎么想的。 」她笑笑说: 「你骗我的吧?」我立刻说: 「不是, 就让我证明你有多吸引我吧!」她「唔」了一声 我立刻拥抱着她吻着她,一边用手按摩着她的身体。 然后我把她的双脚分开,再用一个枕头埝起她的腰, 让她的阴部稍为提高把她那双玉腿放在我的肩上。 「嫂子,我来了……」「别叫我嫂子, 叫我Miki今晚,我是你的人。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已经硬得发痛的老二顺着湿透的阴道一插到底!「啊……」她满足地叫着。 「吼……」我插入后低叫着没有动。 可能没跟老公做爱太久的关系,她的阴道很紧凑, 把我的老二夹得很爽我能感受到她的阴道内像有很多小手把我的老二抚摸着。 她的阴道就像吸管般,想把我的精华一点一滴地吸走。 但我最感动的是,我终于干了这个令我日思夜想的人妻了。 Miki好像也感受到我的想法一样,她看着我, 一副随你怎样的神情我怎不心领神会,立刻开始了活塞运动。 女人在做爱时是很敏感的, 我以前的女朋友在床上跟我说: 要温柔点对跟你上床的女人。 这句话我仍记在心中,所以,我慢慢地、但坚定地抽插着她, 抽出来然后慢慢地一杆到底,一下一下地抽插着我心爱的女人。 后来,我不再搂着她,改为用双手拖着她的手。 我曾经在书上看过,做爱时很多男人都只爱拥抱女人的身体, 但如果你拖着她双手她更能感受你的体贴。 果如所料,她娇笑了一声,显然非常受落。 这下变成,她整个人被我压着干了。 她看着我,一边用身体迎合着我,慢慢地, 我感受到她的身体开始发热了。 「哦……哦……哦……唔……唔……唔……」我吻着她不让她叫, 但老二却一下一下地在她的阴道处退出然后深入, 再退出再深入……她的嘴被我强吻着, 但感觉仍然强烈。 她用力抱紧我,双腿也夹紧我,想我插得更深入。 我也不负她所望,温柔但有力地深干着她。 后来我转移阵地,改为吻颈、肩,然后是胸部。 我把她的乳头含进嘴里轻轻地吸着,用舌轻轻地拨弄再放开, 很快她的乳头变硬了皮肤也开始发红了。 这是她正在享受被干的证明,而且,她也快高潮了。 知道这件事后,我立刻挺起老二加快了抽插速度。 她抱紧我, 大声地叫着: 「啊……啊……啊……老公……干我……啊……老公……老公……啊……啊……啊……啊……」「Miki, 你很……正点……嫂子……给我……我要……」我被她的阴道夹着也很爽 很快我知道我就要射了……「要来了??要来了??」她失神地叫着。 「Miki,来吧,我要射了,一起高潮吧!」我在她耳边轻声说。 很快地,我把我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射入她的阴道深处, 同时她也高潮了。 她的体液和我的精液混在一起,在我们亲密接合着的位置流出来, 非常淫靡。 我俩也拥抱着、接吻着,慢慢享受高潮后的馀韵……「你好坏, 你看你把我弄成这样……」她嗔道。 「没办法呀,你这么性感, 我自然就……不过你……舒服吗?」她甜甜地笑着说: 「怎么这时候问人家这种问题……」「我想……我想令你幸褔, 令你快乐。 虽然我不能娶你,但至少,我希望能令你快乐……在我的床上。 」她定定地看着我双眼,良久, 她在我耳边温柔地说: 「你做到了, 我……很幸褔很舒服……我……很喜欢。 」听到这些话,我实在很高兴,看着她含羞答答的样子, 我的老二又再勃硬起来……她旋即感觉到 脸上一红: 「怎么这么快?」我笑着说: 「这是你的魅力……老婆。 」她看着我, 轻声说: 「老公,要了我……」「遵命!」这夜, 我俩再次享受温柔的缠绵……(2)自从那夜我跟Miki上过床之后 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亲密了。 那一晚,我们翻云覆雨了无数回,也高潮了数次。 只一晚,我熟悉了她的身体,她也很快地满足了我的需要。 有时我在想,我身下的这位女神,是不是才是我一生中真正的妻子呢?为避免让她老公发觉, 她在我身边满足地睡了一晚之后才依依不舍地回家。 当然,临走前也给我这色魔揩了不少「水」, 她几乎是从我的魔手中衣衫不整地逃出去的。 后来又过了三个月,听说在这期间她老公Carl很努力地去修补他们的关系, 无奈地就像我以前的女朋友所说的「一次不忠 百次不用」。 从被Miki发现Carl不忠开始,她就已经对Carl冷冷淡淡, 不理不睬的。 甚至有一天是结婚纪念日,Miki也以没空、疲倦为由, 早早找周公去了。 当然,为了避免外界以为他们的婚姻生活有问题, 两人在外面大多都表现得恩恩爱爱的但当一回到家, Miki又变得相当冷淡了。 你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Carl告诉我的。 除了他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以「犯了一些微不足道的错误」简单带过之外, 他就向我诉苦说Miki不理睬他云云。 后来我看不过(当然也因为我上过他老婆而产生的罪恶感), 就偷偷打了一次电话给Miki「我想你老公已经知错了, 你能不能行行好原谅他一次呢?」我说。 「我还未怒恼完。 你们这些男人,有了一个女人仍不够,还要在外面找。 他根本没有理过我感受!还有你,上完我之后就没找我了, 你把我当什么?又说我是女神你也在骗我!」「在外人面前, 我当然把你当朋友嫂子看待啊!」我很有技巧地回答。 「那如果没有其他人呢?」她问道。 「当然是把你当心头肉、掌中珠般珍惜了。 」我诚恳地说。 「算你还有良心吧!」她听起来很满意。 「那……」「我就听你一次,不过有条件。 」「是什么?」「你要陪我一天!」「呃……」「怎么, 说话不算数吗?这里没外人呀今天只有我一人在家。 」原来最后还是被她摆了一道。 「好吧!」我说。 最后我们就约好时间,那天Carl似乎正在外地出差, 她好像很高兴当然我也很期待那一天。 ************就像电视连续剧般, 到了那天我们早早就出门,逛百货公司、游公园, 甚至去了游乐园玩。 我们俨如最亲密的情侣一般,她紧紧依偎着我, 我也不客气地牵着她的手一起走羡煞旁人。 甚至我们到小摊贩处买零食时, 老板也说: 「你太太很幸福呀!」我也只能笑笑说声谢谢。 如果我告诉他「她其实是我朋友的老婆,我是她情夫」的话, 真不知他会有什么反应?我把心中所想的告诉Miki 她说: 「或者老板会叫我离婚然后从了你吧!」************到晚饭的时候, 我带了她去K酒店。 她一脸愕然,因为,K酒店是当年她跟Carl结婚时摆喜酒的地方。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她怒道。 「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带她到餐厅,那也是当年酒席的会场, 然后侍者把一束玫瑰花递给我, 我把花送给Miki: 「祝你结婚周年快乐!」「你……」我在她耳边说: 「今晚, 就让我代替Carl给你一个完满的婚姻吧!」她顿时省悟过来, 脸上红通通的非常可爱。 我们点了餐,喝了点酒,整个进餐过程当然是又甜密, 又温馨。 吃完之后,我带她到酒店大堂……「不是要走了吗?」她问道。 「不是,我们今晚留下。 」「为什么?」「一天还未结束吧?还有夜晚呢!」我笑笑回答。 「啊……」她脸又红了,只知紧牵着我的手。 我在来之前已经订好了房间,在柜面拿了钥匙, 到了37楼。 那是能望到海景、非常干净舒服的房间, 当然……「你是不是连我当年结婚时用哪一间房渡蜜月也知道了?」她饶有兴趣地问道。 「当然,你的一切,我了如指掌。 」她笑笑,没有再问。 可是我感到那种对爱人的温柔甜蜜的感觉,从我的手中传过来。 我轻轻地带她进入房间,锁上门,开了「请勿打扰」的灯。 我不希望我在跟Miki浓情蜜意的时候会有人打扰。 我由牵着她改为抱着她的腰, 轻轻对她说: 「祝你结婚周年快乐。 你今天好美!」她笑笑没回答,可是她看着我, 双眼就像要把我溶化了似的。 我慢慢地把唇送上去,她也很有默契地送上香唇。 她紧紧拥抱着我,彷佛生怕我离开她似的, 我也慢慢地由浅吻变成热吻……良久唇分。 她对我笑笑,头就枕在我肩上,我也不客气地对她上下其手。 上床时的前戏永远是必要的,就像煮食物时, 水一定要先沸腾的道理相同否则你的「晚餐」会变得难以下咽。 后来我把她按到墙上,一边热烈地吻着她, 一边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 今天她穿了一套黄色的吊带连身衣裙,刚好遮到大腿一点, 这正是我最喜爱的颜色。 我最喜爱的女人,穿上我最喜爱的颜色的连身衣裙, 每一样东西都是我的最爱。 感受到她的心思,我也不禁感激她,行动也热烈起来。 等等,她会不会……连我要跟她上床也预测到, 所以才这么穿的呢?像察觉我的心思似的 她说: 「喜欢吧?你的事 我也了如指掌啊!」我对她笑笑说: 「多谢你, 老婆。 」再一次吻着她,她热烈地回应着。 地上只有我的衣服和她的外套及连身裙, 熟练地解开她的胸罩之后我俩只剩下内裤了。 我一手捉着她双手把她稍为提高,另一只手则抱着她的腰。 「哦……哦……唔……救命啊……不要啊……有人想强奸我啊……」她轻轻地说。 我「嘿嘿」奸笑两声,也不说话,就像真正想强奸她似的, 动作忽地热烈起来像雨点般吻向她的唇、脸、颈、肩和胸口, 她的脸上都是我的吻痕……我看时机差不多了 就突然一下子抱起她把她放到床上去。 我静静地看着她, 她也不甘示弱地看着我: 「我……美吗?」「你好美, 在我心中你是最完美的女人。 」「就算我跟Carl结婚了,被他上过了, 也完美吗?」「在我的床上我会把你当成处女一样看待, 一样温柔一样体贴。 我上你的时候,心中只有你一个。 偷偷告诉你: 我爱你!」我真诚的回答。 她流下了喜悦的泪水说: 「他跟我结婚时也没有这么说。 当时他喝醉了,也没做什么就上了我。 那一晚之后我痛得没办法下床,他却没安慰过我……我跟你说, 那一晚被你上了后我很后悔,我后悔这么迟才认识你。 在你……进入我的时候……我一次也没有想过Carl。 我很后悔呀!跟你结婚多好。 我也偷偷告诉你我心中的秘密: 我爱你!」「我保证, 今晚我会弥补你当年的遗憾。 」我坚定地说。 心的侵略完成了,然后,就是身体上的侵犯了。 我慢慢地吻着她,用心地为她按摩,让她彻底放松。 然后我把她最后的防缐脱下来,她也很快地把我的内裤脱掉, 露出我硬涨得不行的老二她惊唿了一声,但手仍不停地抚摸着。 然后,她吻了一下我的老二,顿时硬痛得让我受不了。 「嘻嘻……你硬了,是因为我吗?」她狡黠地问道。 「你待会就知道了。 」我把她轻轻地推倒在床上,再次攻陷她的双唇后, 双手也不忘轻轻地按摩她的乳房有时则轻轻拨弄她的乳头, 过不久就硬起来。 之后毫不犹豫地用手掌轻轻地按压着她的阴部, 那里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 「你湿得很快呀,Miki。 」「唔??」她脸红起来。 知道时机已到,我反压上她,把她的双腿分开, 然后找个埝子埝高她的腰对准她流水潺潺的阴部, 迅速而坚定的整根进入。 「啊……」不是痛苦的叫声,而是愉悦的呻吟。 这是令每个男人退化成禽兽(而且是勐禽)的叫声, 我自然也不例外。 我从上面看着我的女神,双手则牵着她的手, 一下一下地进入然后抽出,再进入,再抽出……每一下干进去都是坚定、有力的。 虽然速度并不快,但是我确定,我俩都感受到对方最为隐私的部位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每一下推进,她的胸部都会摇一下;每一下推进, 也听到她如天籁般的呻吟声。 「呀……呀……啊……唔……啊……呀……」她的头向后仰, 显然很享受被干的样子我也不急,慢慢端详正被我干着的女神。 她那美丽可爱的脸容、均匀有致的身材, 聪明而温柔绝对是出得厅堂上得床的尤物。 这三个月来没被人碰过,我是第一个帮她破了(三个月)身的男人, 作为男人的满足感一下子达到了最高点。 「好……好棒……好舒服……啊……」我感到被我干着的阴部中突然有大量的水流出来, 我知道她高潮了三个月来的第一次高潮。 我拥抱着她,吻着她的唇,下面的活塞运动却没有终止。 她也紧抱着我,不断地在我耳边诉说着被干的幸福。 我忍受不了,立刻加快了抽插,她的反应也变得激烈起来, 外面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就像是由情人亲密的性交, 变成了女人惨遭强奸的情况。 我紧抱着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她的感受也很激烈, 却毫不放松的紧抱着我在我耳边呻吟着, 欢叫着被「强奸」的快乐……「奸……被奸了……啊??好爽??好棒??啊……唔……」「我要!Miki 给我……女神……给我……我要你……」「啊……呀……呀……我……爱……」很快 我也差不多要射了 就在她耳边说: 「Miki, 我要来了一起高潮吧!」她紧紧地抱着我, 然后我就在她的身体深处播下了我的种。 她的阴部也突然收紧,迎来了最强烈的高潮。 ************良久,我坚实地拥抱着她, 她和我都喘着气感受着刚才我俩一起制造的高潮。 凌乱的发丝遮盖了她绝色的面容。 轻轻地为她拨开秀发,绝美的女神又再出现在我眼前。 「你刚才疯得很,没事吧?」我担心地问。 她脸上唰地红了一下, 然后像豁出去地说: 「都是你, 说了那些让我感动到哭的话又这么……温柔的对我, 我怎么也要配合一下不是吗?」「配合?你看来很享受呀!」我笑道。 「我喜欢!你管得了我?谁叫你这么……」「什么?」「这么……坏。 」我笑笑, 她突然吻了我一下: 「但是, 我喜欢。 」「我们的『新婚之夜』才刚开始呢,老婆。 」「嗯!」「我的老婆,我的公主,今晚请让我好好爱你吧!在我的床上, 我保证你永远幸福。 」她没有说话,却主动向我索吻,我的老二也为她再次硬起来。 今夜,才刚开始。 。